[光影记录][转贴]以户外的名义—挑战央视“绝对挑战”纪实 (亲历权威传媒闹剧)(转载)

  以户外的名义—挑战央视“绝对挑战”纪实 (亲历权威传媒闹剧)[转帖]

  一场以招募探索雅鲁藏布大峡谷志愿者名义开始的户外选拔赛;

  一位自认为比较纯粹的驴友和环保志愿者的意外闯入;

  一次央视2套《绝对挑战》号称国庆特别节目的非常体验;

  一个成功后被宣布失败却会更加骄傲的笑容;

  一种依然坚守的基本价值和户外信念;

  (一)赛前角逐

  七月初,得悉华润雪花啤酒从6月1日开始招募志愿者,参加“勇闯天涯——2005年探索成长之旅”。组织方华润企业说明志愿者“将与科学家、企业人员和discovery频道一起探索雅鲁藏布大峡谷”,其活动宗旨是“保护大自然、保护环境、支持科普”。

  由于一直以来行走于路上,倾力于写作和环保,且出于对自己和组织方的信任,我按照游戏规则报了名,并挑选发表过的几篇文字参加旅游攻略的评选。据悉,组织方共收到4000多份报名者资料,200多人被选参赛。

  8月中旬广西边境考察返回后,我的5篇攻略文字全部被活动网站收入。8月16 日开始,网友在线投票,我的《走近隐秘的莲花圣地——墨脱》入围攻略类“五选一”环节,按竞赛说明,获胜者可直接参加大峡谷探索活动。

  习惯了全力以赴,我放下手头所有稿件,进行投票宣传。磨房、新浪驴坛、央视国家地理、天涯等30多家户外和环保网站的网友纷纷为我投票,许多新闻媒体的朋友、我的读者、甚至远在澳洲、美国、加拿大、台湾等地的驴友都因而投票。多家网站的管理员还给予固顶宣传。仅3天即收到上千条表示支持鼓励的留言和邮件。自然,我的在线得票数迅速远超几位对手。

  我似乎胜券在握了。《西藏商报》、《南方都市报》、《东南快报》、《珠海特区报》和《深圳特区报》等媒体的编辑表示了可连载活动内容的意向,我也通过邮件与活动组织方表明会以企划者、环保志愿者、驴友、媒体人的多重身份参加该活动……

  然而,事件的发展竟偏离了正当竞赛的轨道:

  在旅游攻略“五选一”的竞选者中,唯一令我敬佩的是当年“长漂” 、“雅漂”的勇士、如今仍致力于环保的杨勇先生。最后的竞争却是在我和深圳移动的A先生和安徽的B先生之间展开。A先生(本次活动合作企业的员工,最终成为其“形象大使”)和B先生(以一篇自驾车攻略《万里稻城行》参选,却没有去过稻城,更缺乏真正的户外经验)在票数落后的情况下,利用雪花网站投票系统的诸多漏洞“做票”。得票数以每小时上万票的速度上升,甚至午夜后仍在继续飚升。许多支持我的电脑专家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通过电话、邮件与组织方沟通,并提出技术解决方案。“雪花”的活动负责人某女士却在电话中直言不讳“别人做票,你也可以做票”。投票支持者中不乏计算机人才,可惜作弊是我所不齿的。许多朋友开始怀疑活动的“内幕”,媒体界的朋友则准备进行采访。坚信诚信是户外的基本原则,也是企业的生存之本,我公开表示相信组织方会公正处理。

  事实表明,所谓的诚信仅是我个人的美好愿望。当年著名的雅江漂流探险队队长杨勇先生仅得几十票,而两位作弊的先生在短短数日内合计做票高达50万,远超过同期央视“梦想中国”的观众投票数。

  投票闹剧不得不提早结束。组织方人为修改了活动规则,将“五选一”改为“五选三”,我和A、B先生一起被列入获胜名单,票数自然被掩去了。接下来,入选者到北京接受户外专家体能测试的环节也被删除,改为到云南中甸参加央视2套的娱乐竞技栏目“绝对挑战”,并说明会是最终的选拔赛。

  出发前两天才获知集合时间地点,没有正式的传真邀请函。一位入选的天津女孩以之为骗局,选择退出。组织方只得紧急在未参加投票程序的报名者中找人顶替。所幸后来者凌云女士和我有类似的户外经验。

  (二)团体DV赛

  在集合地点昆明,除了“雪花”市场部人员和节目组工作人员,主持人佳明、户外专家杳无踪影,唯一的职业专家是做酒店管理咨询的。和节目组入住当地的四星级宾馆。

  拍摄从飞机抵达香格里拉开始,女导演开始淋漓尽致地发挥其职业特性。先是要求队友反复上下飞机舷梯、几次进出机场大门,再要求同机抵达的队友们表演相互接机和拥抱镜头。

  餐后导演审其在飞机上布置的队员20秒自我介绍。我那份因提及过多户外概念而被毙。下午在县城老街的“四方楼“拍摄,录制个人对团体赛的看法。被导演问到我何不选A先生呢,即直言不讳地说明“诚信是户外的基本原则,投票作弊的选手没资格做我对手”。当夜组织方的几位出现高原反应。

  次日在以高山湖泊出名的碧塔海拍摄。按要求,我要表演如奔走、登山、科考一类的场景,再背诵由导演代写的介绍词。此后两位摄像要求我对着湖水旋转720度并高喊“美死啦”。想起新疆、西藏等地的神湖,嘴巴如何也拗不过内心,在对方不厌其烦的示范下,我一次次言不由衷地仿效,才勉强过关。户外挑战赛的实质由此初露端倪。

  第三日早餐后,分发印有雪花啤酒标志的“TNF”品牌冲锋衣,小背包和运动水壶。大家一致认定最重要的冲锋衣实属仿冒产品。

  推迟一天的团体DV赛分组抽签自有“妙招”。女导演将我们依次叫入一个房间,安排互不见面的抽签,没有任何监督。按照特定的“抽签结果”,每组有了一位女士。最具做票能耐的A先生被分到我和凌云女士这一组。按要求,我们统一著红色上装,称为“红队”。

  外景地依旧由酒店的藏族司机推荐,为另一收费景区“纳帕海”。通过司机大哥我清楚了当地的基本情况:景区所在的藏族小村落俗称五村。景区被私人承包,每年每户可分到一万元左右;因可采松茸当地户均年收入五六万元,现正是采松茸的季节。

  遗憾的是,最具人文和风景价值的哈马古村仅在几公里之外,因其不受导演青睐,我们只能擦肩而过。本想在那里拍摄海拔3300多米的实达雪山,藏族村民自发组织保护的湿地和黑颈鹤,当地儿童上学由国际自然基金会资助,

  我们的拍摄主题为被定为“最美的香格里拉”,要求在2小时内拍摄3分钟画面,不得涉及宗教和志愿者主题,企业的附加要求是用单肩背包以更清楚拍摄到其品牌标志。导演有言在先,实际拍摄水准并不重要,最终在节目中向观众呈现的镜头将由随同的摄像师穿插拍摄。为了让拍摄对象配合,另被安排了100元现金备用。

  尽管与我预想中的竞赛大相径庭,但既来之,则安之。我一边疾行一边提出“人是最美的风景,当地人会最清楚哪里真正最美,通过采访进行纪实性拍摄”。得到导演和队友的认可,我们确定将农田耕作中的人,乡村学校的儿童,村干部等作为拍摄对象。并作了分工,我采访,凌云摄像,A先生计时。被要求不能拍摄中不能提及央视节目,并被导演多次暗示要拍摄湖边的马、青稞地和服饰。

  我先请来一位藏族大叔带我们抄近路去了有人干活的农田。青稞还未开始收割,油菜地里几位农妇在耕作。我和凌云懂些简单的藏语,最后拍摄到村民说“纳帕海最美”,“五村最美”等。接着采访了为我们带路的藏族大叔,并请其代为联络村长做简单采访,可惜他去电后得悉村长和会计都在县城。其后请懂些汉语的大妈带我们去村庄小学,藏族老师则认为德钦最美 ,因为有梅里雪山。腼腆的藏族小女孩说最美的是“松赞林寺” 。孩子们还在镜头毫不拘束地前为我们唱起了汉语歌和藏语歌。

  前往景区湖边的路上有一座几百年历史的“白塔”,我们毫不犹豫地跑过去安排拍摄,央视的摄影师已跟不上速度了,要求我们慢一些。白塔下,采访了藏族大妈,得知一到新年全村人会换上传统服装,绕塔祈祷,那时才是最美的民俗风景。景区售票员上前要求我们买票,遭到我“不是前来旅游”的合理拒绝后无奈地离开。

  仅一个小时,设想中的拍摄题材已大部分完成,可以放慢节奏。远处导演和售票员在议论着些什么,尔后售票的小伙子与马队队长同来要求我买票。为了配合导演,我答应采访完毕后购买。马队长帮我们找了位牵马的康巴汉子接受采访,导演让我要求他穿上藏装。经我协商,把30元的拍摄开价谈到10元。高大的康巴汉子戴上毛皮帽子让我们拍摄,增色不少。这次A先生自告奋勇上前提问,对方却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作答,我只能上前解围。

  最后我谈妥为本队买了半票,并请队长再为我们找一户人家,需要有德高望重的老人。友善的他领我们去了四代同堂的扎西旺堆家,86岁的老奶奶是全村最高寿的老人。我本想请他们穿上传统服装,同说 “香格里拉最美”,就此结束本次拍摄比赛。但导演要求教会他们用汉语来说“香格里拉欢迎您”,并就此安排专业摄像师拍摄。为导演找到了比赛的一个制高点,我知道已经赢了。

  当“蓝队”和摄制组还在继续拍摄节目时,我们已很闲适地应邀去了带路的藏族老阿妈家吃午饭,喝了地道的酥油茶,吃了拌上酥油和糖的糌粑。自称到过藏区的A先生,竟不懂酥油茶随喝主人随添加的基本民俗,一饮而尽。

  (注:最终团体赛中我协调藏民和队友拍摄的内容全部被节目组剪辑掉,自己也被刻意剪接塑造成急躁,偏执和不善沟通的形象)

  (三)个人赛准备

  未曾例外,个人赛的内容又作了更改:要求每位选手从藏民那里换取最有价值的东西。因对藏区文化了解太多,反而踌躇:价值可以是物质的,具体可计;也可以是精神的,无以计量。最难判定的就是价值。也许信仰是无价的,藏民家中佛龛中所供奉的物品最为珍贵,但涉及宗教和习俗一般不可送人。藏族全民信教,他们可以千里磕长头,恩修来生;可以把牛羊卖掉,全部换成酥油或现金供奉到寺庙。也许我该去换牧民最珍视的财产如牛羊,然后一同放生,以此体现藏民朴素的众生平等理念,同时折射人与自然和谐的环保理念。

  (注:在藏区常能看到一些自由行走的牛羊,身上用三色或五色布条、丝线装饰,有的颈上还缠有红布条,这就是放生牛羊。放生是一种“活祭”形式,用来祭山神、战神、佛祖和菩萨。人们不会伤害或宰杀它们。)我可以在可可西里保护过藏羚羊,在藏区资助过孩子上学的经历获取藏民的认可。相信自己力所能及,但如不被节目组所认可,也是无济于事的。为此我准备了另一个方案:换取藏文书或其它能代表传统文化价值的物品。

  下午抽时间去了当地最大的农贸市场,了解当地藏民家庭日常用品的市场价格。其后在迪庆州最大的“新知书店”,看了介绍当地的书籍和画册。原想买本汉藏文对照的小词典,两位藏族服务员都不认识藏文,看不懂书名,只能作罢。买了本介绍唐卡的画册,接到电话被要求返回晚上继续拍摄。

  围着两堆篝火,我们红蓝两队席地而坐,开始录制各人对团体赛的评价。我坦言自己在赛程中起到策划和领导作用,若论胜者,我与凌云当之无愧。导演希望各组队员相互批评,我们做不到。但从女主持人的提问中得知蓝队由于队员间意见的分歧和经验缺失,导致拍摄计划不曾成功。

  拍摄结束,带队友到我4年前去过的一家回族牦牛肉馆吃牦牛肉。尔后大家各自娱乐。我与藏文化保护者斯郎纶布等几位藏族朋友继续谈环保、藏族文化保护及本次比赛。告知斯郎纶布,明天的个人赛我会换取代表藏族传统文化的东西,也许不被无知的节目组认可,但即便会输我也仍将坚持。午夜后,藏族朋友纷纷用青稞酒为我壮行,我知道自己已被认可。

  (四)个人赛进程

  再次到了纳帕海,在导演指挥下,反复几次“摹仿”了走出机场来到草原的镜头。其后漂亮的女主持持有“绝对挑战”标志的皮箱,其内6个系着的粉红纸卷有3个做着记号,是给我们“红队”抽的。昨日的比赛已结束,却要再拍摄一组“公平抽签”的团体赛分组过程,还要表演得知分组结果后相互鼓励的假镜头。

  女主持宣布红队获胜,没有任何悬念,但我却被迫要为节目需要表现出惊喜。接着拍摄蓝队被淘汰骑马离开。女士不敢骑马,B先生则从跑马上摔下。导演直接安排3位马夫换上了选手衣帽,用替身方式拍下了蓝队纵马齐驱的潇洒镜头。

  下来拍摄宣布个人赛的任务,个人赛正式开始。任务书的内容是空白的,因而两次拍摄我都拿反了,还得“认真阅读”内容。

  我们在青稞地中被“遗忘”一个多小时后,才吃过泡面方才开始比赛。

  按导演要求,需先在一片青稞地中割一些青稞,设法回到县城老街的四方楼,再用青稞换取最大的价值。青稞尚没有成熟,按当地风俗,必须在宗教仪式后全村一起收割青稞。但钱足以改变风俗, 看来节目组的协调能力不容小觑。女导演认为最好将青稞换成钱,据说最后我们的所得将会换成书送给藏区的孩子。

  换上摄像师不合身的红色外套,凌云和我先约定都不动用在县城的诸多朋友关系,虽然那样我可以轻易完成任务。比赛“作弊”是对我们的户外和志愿者精神莫大亵渎。

  舍弃了导演找来笨重的大背篓,数着割下大约100余株青稞,整理好,再用自己的相机绳捆好。胸有成竹请路边的农妇鉴别我割得青稞。

  A先生率先收工在丁字路口拦车,我在其后。一部越野车答应出来时可拉上我们。一辆拖拉机上的藏民招呼去他们家喝茶。A先生拦了一辆景区内开出来的卡车先走了。大约20分钟后,我拦到一部营运面包车,司机是藏族的。我告知他我走过整个藏区,现在割了些青稞想带回县城让更多人了解青稞的价值,但没钱付车费。司机犹豫了一下让我们上了空车。

  一路上和司机聊青稞,聊青稞对他们生活的影响,最后司机把我当成了朋友。车只到县城边,下车后上了一辆中巴车,司机同意我们无票乘车。我和车上的乘客继续聊青稞,大家都认可我提及的青稞价值。

  当年在西藏行走时,就知道,古老传说里藏人是神猴与罗刹女的后代。观音菩萨为了哺育神猴与罗刹女的后代,从须弥山岩缝间取出了第一粒青稞种子,在雪域广为播种。小猴们吃了谷物后,毛和尾巴才渐渐缩短,终变成人。

  青稞也叫大麦和元麦。当地人将收下的青稞炒到8成熟,不除皮,用水磨将其磨成青灰色的粗粉,称为“糌粑”,装在羊皮袋子或漆花木盒里。用一个小碗装满糌粑,再加点酥油,倒上少许酥油茶或青茶,左手持碗,右手不断搅匀将其捏成团,送嘴而食。糌粑比冬小麦有营养,方便携带,出门时只要怀揣木碗、腰束“唐古”(糌粑口袋),再烧一点茶水就行了。我还尝过里面放了肉、野菜之类的糌粑,那叫作“土巴”。糌粑是藏族的传统食品和待客的重要食品。藏区的宗教节日里,人们还会抛撒糌粑,以示祝福。

  青稞发酵后可以酿酒,藏区男女老幼都喜喝度数不高的青稞酒。过节前会大量酿造。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和宗教节日,人们都会提上甘甜的青稞酒,喝酒歌舞。藏族酒文化的魅力离不了青稞。到藏族人家做客,习惯上的3杯酒不可或缺。并曾到过“彩虹之乡”青海互助,参观过国内最大的青稞酒生产基地。

  青稞更是高原一景,八九月间,遍野的青稞将近成熟,长长的芒针仿似农人的喜悦,骄傲地伸展着。高原日照强烈,青稞定是吸收了丰盈的日月精华。

  藏民离不开青稞,青稞代表着一种信仰已融入了藏民的血液。虽然4-5斤青稞粒才能磨出1斤青稞面,而1斤青稞面最贵不过2元,但我相信,此时作为交换物的已不是一株株毫不值钱的青稞,而是一种从藏族先民传下来的生活方式,以及藏族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主体。

  为此,我才能满怀信心地走下中巴车。两位上中学的小姑娘在路边帮我整理了青稞,然后我走进对面四方街口的一家酒吧。下午很清净,店主人和他的3位朋友在喝酒打牌。和他们聊起了青稞,给他们看了我的书,店主索南扎西率先挑选了一株青稞,他用一个藏族的木碗和一碗青稞面与我交换。第二位朋友是汉族的,在当地广播电台工作。他用香格里拉最好的青稞酒“藏香纯”换了青稞。第三位是在农行工作的扎史此里,他认为只有敬献我一条洁白的“哈达”才能配上青稞的价值。其后是来香格里拉旅游的年旺拉姆姑娘,她用一块藏民族最珍视的洁白酥油换了我一株青稞。

  摄像师在催我,但我依旧按照藏族的礼节,喝下了新朋友敬我的3杯青稞酒后,才带着收获的物品走进老街,直奔四方楼下的“卡卓刀”专卖店。早就了解那里有整个藏区最好的藏刀,而且价值不菲。卡卓,在藏语中意为“平安吉祥”或“长命百岁”。卡卓是其家族姓,也是公司商号。该刀采用民间最古老的传统打磨方法手工打制而成。卓玛刀已传4代,用家传秘方处理,錾钢11次,久经22天方才手工制成,刀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在全藏区它第一个公开宣称“国货当自强,卡卓刀欢迎挑战世界所有名刀”,据说多年来已与数千把世界名刀比试过,结果都是略胜一筹……

  直接找到收银的藏族姑娘,其叔叔是打刀的掌门人。没有提到拍摄,还是谈青稞,并说明青稞和藏刀都是康巴男人随身不离的文化象征。希望她能以一把卡卓刀来换我一株青稞,我会让更多人了解渐为失落的青稞和刀文化。看过有关我的报道,漂亮的姑娘毫不犹豫地递给我一把卡卓刀。后得知该刀售价90元。

  回头走进“布达拉木楼”,藏族人开的一家大客栈,从厨房中请出了老板,先向他展示了我换取的物品,并表示希望能换取与青稞相配的“奶渣”,这样体现藏族日常饮食文化的物品方基本齐全。老板很爽快地走进厨房给我包了块足有一斤多的大奶渣,然后挑选了一株青稞。

  原准备继续沿街换取当地特产的牦牛肉(青稞秆可以喂牦牛)和盐(历史上农牧区会用青稞和盐进行交换),然后可将换来的全部物品在街头做公开展示,向汉族游客和网友介绍青稞所代表的藏族文化。相信这样我剩下的每一株青稞都可以换取超值的物品……最后汇集所有物品,再经沟通,可向书城换来不少书籍。

  街头游客寥寥,摄像师喊停。得知比我先到四方楼的凌云和A先生都是以教师节的名义,和卖花一样在街头向游人换现金,他们每人都有100多元的收获。

  以为比赛已结束,当晚和参赛人员一起去吃鱼。我和四川老板所聊甚欢,他不断向我们敬上白酒。

  (五)不该意外的结果

  按照“绝对挑战”的游戏规则,原定要在北京央视的演播厅拍摄专家点评,该环节最后宣布取消了。

  被要求换上参赛的上装,回到四方楼下拍摄公布比赛结果的镜头。获胜者将宣布为雪花啤酒“雅鲁藏布大峡谷活动”的形象代表。导演要求我们分别作一个预测,我认为自己当之无愧,了解我“战绩”的凌云和队友同样都认可了我。

  藏族演员和学生跳起锅庄歌舞中,女主持宣布的结果既在预料之外,也在预料之中。也许当A先生获悉自己成为大峡谷活动的形象代表后,应不会有任何惊讶,应感叹该“进程安排地真好”。我没有刻意表现导演想要的那种大度,甚至没有必要向对手表示祝贺。凌云则直接对企业方说“大家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接下的采访,我毫不客气对着镜头说:“如果说我失败了,那是当地藏族文化的悲哀,我依然认为我赢了。”一旁藏族的司机大哥则率先向我敬上了青稞酒。

  (六)挑战之后

  “绝对挑战”录制结束。按规则雪花应从6位参赛者中选4人参加“勇闯天涯”大峡谷探索活动。在成都收到雪花组织方短信,以私人名义告诉我没有入选。收到的邮件内容为:经4个多月网上活动的开展,经志愿者和旅游攻略的入围选拔。将我选入体能测试和专家评定环节,在香格里拉的最终选拔赛中,经专家和企业高层对选手的素质优势与雪花啤酒对志愿者要求的综合考察,通知我没有获得资格。

  电视节目是游戏,通知中我看不出任何具体理由。有的只是组织方的胆怯。活动规则一再更改,随意性所导致的结果注定我只能得到这样的答复。

  投入大量的信任、时间和准备,最后被愚弄。决定为维护所坚持的理念,为户外精神和志愿者的尊严而继续。真正输的将不会是我。

  给华润雪花的总经理发去正式投诉信,并寄去我所写的书。央视网站开始预报该国庆特别节目。竟不顾投入,把我是来自深圳驴友的介绍(户籍为证)改为陕西。组织方的网站终于公布了中国移动梦网是本次活动的合作伙伴。中国移动网站上开始有奖竞猜,短信和网上投票,奖品海南双飞游。再次被游戏。来自移动的A先生如何能顺利成为雪花活动的形象大使,此时也许都有了答案。

  其他几位参赛队友给我的短信回复是“从开始就已知了内定的结果”。

  A先生所代表的雪花大峡谷“科考”活动开始,50人的队伍中组织方人员成为了主体,两位科学家成了装饰。线路不过排龙到扎曲的32公里。组织混乱的商业炒作秀,因为缺失了基本的户外素质,所以我对其后该探索活动终告完全失败豪不奇怪。得知 A先生竟然帐篷都不会扎(相关媒体和作者的纪实文字可另发)。

  “绝对挑战”特别节目国庆播出,方看到了节目组刻意剪接和配上旁白的诸多可笑镜头:如雪花的两位负责人在北京收看团体和个人赛的“即时传输”,一旁所坐职业专家却是和我们同在云南拍摄现场的。

  播出节目中被反复被批评在团体赛中我们红队“没有选出领导者”。我还在被雪花人事经理评价为“沉浸在自我当中”,“丧失了参赛的目标”等。

  作为对企业选择的一种视觉配合,团体赛我的采访拍摄方案被剪掉,所有我联系和协调采访的镜头被剪掉,“牵马人”对的我提问回答变成了对A先生。

  个人赛中A先生守住“丁”路口被解说为拦车时我占据有利地形。四方楼交换“卡卓刀”,“奶渣”等高价值镜头同样剪掉。再剪加上我每每拦不上车,车上话多,路边没由头说A先生不配做对手,比赛中不断喝酒,被另两位参赛者孤立,到比赛结束对手才找到我等带明显倾向性的误导镜头,不一而足。

  节目结尾公布了个人赛结果:虽在规定的两小时中三人是几乎同时结束的,做青稞交换却是“A先生和凌云分别用时40-50分钟,我用时115分钟”。公然的愚弄,而我青稞交换市价百多元的物品价值也等于了零。最终导演赛前告知要用交换所获给藏区儿童换书,后竟改为代捐了我们换的刀具,青稞酒和现金于当地的“保育院”,比赛初衷不见,更没了意义。

  因为坚持户外理念,相信真正的志愿者精神。所以才坚持到最后,虽然观众受到了一次愚弄。但坚信自己做到并赢得了挑战。希望我的读者也能作出判断。

  绝对挑战一场绝对虚加的游戏。

  我们还会相信眼睛看到的绝对挑战吗?

  ——————后记——————

  看过10月6日晚央视二套首播的节目,已经快出离愤怒了.

  观众再次被愚弄:

  其中所谓”专家看同步传输做评价”是假的,是在早已宣布了结果后在北京拍摄的.专家之一比赛中和我们一起在云南.

  最后团体赛公布成绩也是假的,要求每人都是两小时,大家一起完成的,

  交换价值的时间竟然宣布我比赵某多了一倍.

  六个多小时的节目被剪辑出来,自己成了自大,偏执,不受欢迎,贪酒,忘却目标.

  好在有队友可以证明,所以最终参赛的凌云才会说认为会赢的是我,所以在场的评委才会说我知识积累和经验最丰富,其它队友才会说最佩服的是我.

  丧失了理念的游戏节目绝对是对观众的欺骗,严重鄙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