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是个捣蛋王(转载)

  揭露一下做学生时的不良行为。

  1、 DIAO粉了

  高中的时候,我有点冷漠,有点孤傲,走路的时候要么低头看自己的香港脚,要么就是抬头望天空。因此创下了走路时撞击率哥N次(声明:N绝对是大于1的),踏空阶梯上演特技N+N次。同学们送了一句非常NB的评价:这个女同学DIAO粉了(土话,就是很DIAO的意思)。

  其实我最DIAO的事情是逃考试(其实这有个非常不DIAO的理由,那就是因为我有考试恐惧症)。

  高考有无数模拟考试,能逃则逃,绝对不放过任何一次逃跑的机会。记得有次模拟考试我又逃了。我背着一袋书(我记得是一套《康熙大帝》和王痞子的《我是你爸爸》)就往家跑,我爸妈绝对信任我,如果我说放假,他们没有不相信的。这次不知道谁打小报告,我后脚跟刚离开学校,班主任就追出来了。一路上他紧追不舍,叫了摩托车跟在我身后,把我从车站的中巴上叫了出来,铁青着脸问:你回不回去考试?我那时一点也不恐惧,只说了四个字:“坚决不回!”说完上车回家!四天以后回学校,同学们佩服得不行了。

  2、 遥抱

  初中的时候,已经很调皮了。加之语文老师是很好捏的软柿子,可把我乐坏了。时不时就串到他房间里乱翻一气。什么书啊,简直跟我自己的似的。

  有一次我去他家,他没锁门,人也不在。于是我大步走进去翻他的东西。我靠,不翻不要紧,一翻居然翻出了一个炸弹——他写给他女朋友的情书(情书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原来老师也会写情书的呢)。

  开头叫“亲亲的老婆”,自然是不用说的了。可是最后的结束语——“遥抱”让我迷糊了好一阵子啊。后来我想啊想啊,凭着我13岁的聪明头脑,终于想明白了,遥抱=遥远地拥抱!

  那时我的记忆力惊人地好,居然看过后就差不多完全可以背得出来了。后果?可想而知了。“遥抱”后来成了我们的口头禅,除此以外,我们举一反三,还创造了“遥握”“遥亲”(那时候不要意思说“吻”这个字。)等经典词汇。

  3、 捣乱

  初中的时候跟我最要好的女生叫耗子。我们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沆瀣一气做了不少让别人头疼的事。我们精力旺盛,又好动(主要是那时候还很瘦),做些恶作剧是不用说的了。

  那天晚上我和耗子在操场上打篮球。被秃头的教导主任发现了,没收了我们的篮球,还把我们赶回了寝室。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于是我们打着手电、爬出围墙,来到了校外的操场。

  这次让我们发现了一片新大陆。用诗来歌就是:“天苍苍,夜茫茫,火光一照现鸳鸯!”好玩死了,原来这些师哥师姐这么不安分的啊。哈哈哈~~~~此后,我和小耗子经常性地拿着手电筒去校外操场晃荡晃荡。我们俩真是“可恶,可恶,惊起鸳鸯无数”(555……被我们吓到的哥哥姐姐,真是对不起了!)。

  4、 情书

  初三的时候,女生都始知情事了,而男生却还是有点懵懂无知。那时候我的同桌是男的,跟我关系很要好,就是打打闹闹的那种。人又长得有模有样的,还是镇长的公子。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呢。他好象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样。

  我的一个好朋友也喜欢他,一说起他那小脸就像小红灯似的,我看着都急。于是想了一个鬼主意:不如模仿他的笔记给她写封情书,让她好好学习什么的。(寒啊,那时候也没想到被揭穿后自己的下场,看来我生下来就是不怕死的家伙。)

  所谓的情书大概意思是这样的:XX,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一样,不如我们俩都努力学习考上同一所学校。这倒没什么,最可恶的是,末了,我在后面抄了一首歌词《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那时候流行这个!)我现在想想很寒呢!!!

  5、 听课

  高中的时候,我喜欢逃课,即使不逃课,也绝对是不好好听的。有次上地理课,我偷偷地听随身听。那次听的的阿妹的《妹力四射》,她的歌我喜欢开很大声地听。听到《站在高冈上的时候》我特别兴奋,于是对借我这个磁带的后座男生说:哇噻,老哥,真TMD太好听了!说完后,我就知道自己闯祸了。所有的眼神唰唰唰射向我,地理老师摸了摸他的大肚皮说:蓝蓝同学,你刚才叫那小子什么?老公还是老哥(我们方言里这两词听起来特像)?我那个寒啊!教室里发出爆炸般的笑声。

  我写作文的时候喜欢写长句子。这最让老师头疼,他说读我的句子要读断气!所以同学们说我的作文写得好(那时候很多人喜欢华丽的语句),他偏说我的语意混乱,结构不明。气得我走到讲台上,把自己的长句子写上,然后教老师怎么划分主谓宾定状补。老师脸都黄了,很多同学对我表示崇拜。说我很NB!

  6、 出糗

  虽然说我这人有点酷,可是该出的糗还是照样出。

  高中的时候就误入瀑布深处(男厕所)。估计那天是睡晕了,分不清东南西北,总之是有点邪门啦!其实罪魁祸首就是换了教室。

  上午数学课完毕,我内急,三步蹦作两步就往楼上的楼梯间冲。MY GOD,推开门只听得阵阵水声,抬头一看,一排英挺的雄性背影。我当时大脑短路,瞬间空白……

  此后,男同学跟我说话只有两个内容一:喂,你那天看到啥了?二:哥们,一起吁吁去!555……整整被笑了一个学期啊。惨无人道!我真的啥也看不到啊!!!冤死!!!

  还有一次巨搞笑的。

  也是高中。大白天的就被大姨妈给缠上了,没法紧急缺乏军需物资,只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去校外买卫生巾。买回来的时候特地用具有神秘色彩的黑色胶带装着,走到校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平时关系很好的男生(就是我叫老哥的那个),也是打闹惯了的。他那天可能也中邪了,还中的不轻非要看我买了什么东西。我说是好东西不给他看。他就来抢,两人你来我往,抢了很久……

  结果袋子破了,他尴尬地憋出一句话:这也是好东西?说完还红了脸,哈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