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道赌徒记一、初入泥潭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是不愿意回去的。

  对,就是赌,让我变得如此歹毒。

  我本身不是一个疯狂的人,因为自身喜欢对事物极强的掌控感,会让我在平时的生活中,对不确定的事情,处于一种厌恶的感觉之中。所以在平时的生活种,我一直是谨小慎微的,凡事尽量追求完美与稳定。但碰了百家乐这个东西以后,整个人就直接岔道,癫狂程度让自己回头一看,都难以相信。

  在2013年大学毕业以后,我并没有出去工作,而是选择了过自己最后一个暑假,然后入伍参军。当然我的本意是不想参军的,但家里大人从我读高中开始,就觉得我如果不好好被部队锤炼一下的话,以后可能会进局子里喝稀饭,所以他们对于我入伍的热情一直很高。毕竟送部队去的男孩子,很多都是要么家里已经管不住的,要么快管不住的,而我自己,则属于快管不住的那种。经过自己从上大学就开始的抗争,还是没斗争过家里的老父亲,实在拖延不下去了,只能遵循他的意愿,在2013年9月入伍成为了近些年第一批夏季入伍的解放军战士。

  14年世界杯的时候,我刚好入伍一年,当时因为是在机关的缘故,对于手机管理很松,所以自己成天没事时就泡在微信群里和原来的朋友同学们聊天吹水。

  那年夏天大家买球的疯狂劲就别提了,每天什么串子单关310满天飞。在后来自己逐渐成熟以后,才知道生活中的很多人只是喜欢蹭热度而已,可能那些满天群里吵来吵去买这买那的,一场比赛也没买。但当时从来不懂足球的我,也跟风下载了一个网易彩票,开始打串子,但奇怪的是,整个世界杯,我一场都没赢过,简直自带明灯属性。曾经感觉最稳的一场是巴西对德国,一个同学给我推荐巴西包赢,于是那一场巴西被德国踢出了个七比一。

  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轻易会认输的人,在部队里没有任何熟人和关系,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入司令部。在年底评功评奖的时候,我可以在别人顶了本属于我的名额以后,从连队(当时编制还挂在连队)到机关,方方面面打通关节,给自己争取到一个自己应得的名额。所以,对于买个足球比赛还能输钱,我不服!

  于是从世界杯,一直打到五大联赛,黑多红少,直到在有一次串了澳甲和西甲的一个三串一的高赔率,200本金红了9700以后,我感觉自己找到了初心。

  但我不知道的是,那是我划入深渊的开始。

  买球大红了以后,我很开心,因为部队里的生活很枯燥,成天都要守着那堆设备和各种制度过日子,所以买球成了我仅有的精神支柱。

  但买着买着,就开始一直输,各种不中,不服不行。但当时是不服的,所以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之中,越不服就越买。然而足球是圆的,大红是不可能大红的,最后一场大红,也只是亚冠那场韩国对澳大利亚,孙兴民的一脚绝平拯救了我,才赢了两三千块而已。但当时的我,已经输了小一万进去了。

  结果15年,由于开始整治互联网彩票,网上所有彩票APP全部叫停。自己当时身在营区,不可能总是外出去彩票店买。于是就进了百度戒赌吧,找可以买的APP,然后,我找到了当时最火的一个APP,至今我还记得它的名字,它叫:UED。

  UED的界面,至今我回忆起来,都是给我体验度最好的。当然,这是指庄闲。当时我进去是去买球的,但外围的那个界面,我十分看不懂,还有走水什么的,那就更加难解了。所以买球大计,向来是时有时无。直到有一天,我点进了真人游戏,一个叫GD娱乐城的界面。

  赌狗对于赌,向来是三分钟就可以无师自通,研究了三分钟以后,我觉得这个东西有搞头,比足彩稳多了。每次买足彩,有的还得等一夜才能知道结果,害的我都容易失眠,还是这个稳,几十秒开结果,一翻扑克俩瞪眼,稳得不行。

  交了一百块学费以后,觉得更稳了,虽然是输钱了,但我有信心,赢回来。比如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赢他一千,顶自己一个月津贴。

  然而百家乐这个东西就是这么神奇,你买庄,它就出闲,你买闲,它就出庄,你刚开始玩,一生气庄闲都买,它还能给你出个和。

  当时在部队里天天苦练体能,作风当然相当过硬,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都可以跑五公里,还会怕你几张扑克?于是我就一直买,然而给自己赢一个月津贴的小目标始终就实现不了,反而所有的津贴都不见了。

  当2015年2月份过春节的时候,家里的姥爷去世了,我却因为保家卫国的缘故,也不能回家,所以那段时间心情十分不好。在有一天发了津贴以后,还了一些小亏空之后,一股无名火袭扰了我的内心,没犹豫,我充了200进去。这次没给自己定什么小目标,只是单纯的想玩。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是晚上七点左右,我因为在机关,那个时候不需要去看新闻,于是把自己锁在收发室里,掏出手机,开始庄闲。半个小时之内,可以说十手里最多杀两手的频率,让我从两百块钱,打到了接近27000。随着一口6000重注被杀了以后,我清醒了,看着两万的余额,我点了提款。没有半个小时,钱到了银行卡。

  两万多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很大一笔钱,我先去服务社买了一条吉祥兰州,然后买了一堆零食带回值班室,请班长和一些老士官一起吃。当时并没有想好怎么花这笔钱,只是觉得有钱的感觉挺好。

  第二天下午,我还在无所事事值班的时候,上去看了一下,账号里又多了600多块,我查了半天,才知道,那是反水。直接点提款,告知流水不足,于是我点开一部韩国犯罪电影,一边看,一边压注。电影还没看完,余额变成了一万整。

  我又点了提现,款项一到,我没心情看电影了,开始逛淘宝。逛来逛去,一狠心,给自己买了块天梭豪致的T086,接近6000块,虽然最后这块表,被我永远的留在了澳门的当铺。但是,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块机械表。

  当我在UED红了三万以后,我戒赌了。对,戒了一个星期。在那个星期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因为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下水,反而是水上。想的最多的,是我还该不该继续下去。

  在那个星期的时间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赢钱的消息,只是感觉每天过的很空虚,哪怕是强度非常大的体能训练,也无法让我产生什么波澜。一个星期以后,因为我想买一个佳能的5D3相机,那个相机带一个普通的镜头,都得两三万,于是我又选择了充值。然后,三天时间,我输了整整六万。

  当时自己本金就不到三个,但是,我有花呗,还有一些原来存的钱,非常巧合的是,因为入伍学费退的一万八,也在那个时候退下来到我的卡里了。我没有选择犹豫,保持着一天输两万的节奏,整整输了三天。

  三天过后,钱输完了,我清醒了,开启了圣贤模式。每天在微信上的主要工作,都是在劝人戒赌,其中,有两个后来的打牌主力:一个是985,一个是老A。

  985是一个数学天才,我们高考时数学满分是150分,他考了149分。在整个2014年世界杯的八强产生前,他都是赢钱的。

  老A更不用说了,天生赌狗,在我们老家的打牌圈子里,可以说没怎么输过钱。从金花到三公再到牌九,不管纸牌硬牌,没有他不会的。

  虽然我当时一直给他两强调的,都是自己三天输了6万这个事实,但985关注的重点,是我用200块赢了三万这个重点,而不是我的惨败,老A也是一样。

  当几年后,我和老A打成了狗游六星,985在澳门金沙城凯运赌场里一手推50万的时候,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苦涩的感觉,更多的,则是对命运的不甘。

  输了六万以后,我就彻底迈不出心里这个坎,期间的故事无非红红黑黑,但因为我这个起步比较高,加上部队锻炼出来的过硬作风,导致以后不管是网赌,还是澳门,我打百家乐的时候都是敢狠命推的。

  我义务兵时,一个月津贴是1200,打起来我敢一千做一万的买卖,但一些士官,最多也只敢一千做一千的买卖。在快退伍的时候,我因为套花呗被骗了2000,感觉自己因为赌博变得太傻,就不想赌了,加上考上了地方的乡政府编制,就戒掉了赌,静静的等待退伍回家休息一下然后报到上班。

  回到地方以后,我很不适应,因为原来在营区时,战友都是穿一样的衣服,哪怕人再多,都有归属感。到了地方,人一多,穿的衣服也不一样,一眼看过去,我内心就容易紧张,直到很久一段时间过去以后,这个毛病才好。

  退伍回家时退伍费到了,给家里买了个海信的电视,55英寸的,美滋滋,也没有想着找狗庄报销。但和老家朋友打了两场扎金花以后,输了几千块,我心里的不甘又涌起来了。扎金花这不是傻逼游戏吗?几个人输输赢赢,见效慢、来钱更难,没意思,还是庄闲更稳。

  于是在有一天晚上喝多了以后,UED上我洗白了自己全部的退伍费。

  洗白以后,我很慌。但没什么大碍,着手准备了一下上班的事,收拾了一下行李,十月中旬的时候,我就去报到了。

  上班的地方是我当兵时的那个省,离老家3000公里,海拔保底4000以上,但当时年轻,无所畏惧,也敢于战天斗地,于是就去了。只隐约记得那里下了飞机以后,还得自己走出去,根本没有摆渡车和航站楼什么的。

  报到完了以后,在宾馆里休息的时候,我看了下支付宝,居然有9000借呗,但当时我算了一下利息,觉得不划算,就没有借。因为当时自己不太想赌,不像后来,一万一天50块利息的高炮用起来,也觉得美滋滋。

  不过那次过后,马云就把借呗收回了,当我欠了几十万小贷逾期以后,还是没交上马总这个朋友。如果老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把借呗撸空。

  上班以后,日子变得平淡无奇。只是作为一名新人,总是容易被坑。刚一过去,正赶上做什么抽样调查,听说我电脑用的比较熟,两个村的包点干部一下甩过来两台平板,还有一人来高的纸质资料。

  在部队时,那里的传统是谁的业务能力强,谁就比较吊,干活干得越多越厉害。当初我只是一个二拐的义务兵,但新来的干部排长,在我们面前都得悄悄的,架设服务器设备,干部排长一不小心弄错了,还得被我们吊一顿。但我没想到的是,地方和部队不一样。那是一个很操蛋的地方,大家都在争取少干活,谁干得多,谁就傻逼。

  当我又快又稳的处理了所有的工作以后,单位里的同事就觉得捡到宝贝了,从那以后,大部分的工作,都压到了我这里。时间久了,我也受不了。比如我负责大部分数据录入,但连台电脑都没给我配,纸质方面的数据,很多都是错误,我给他们打回去,他们还说我要求严什么的。

  系统就是系统,有明显错误的数据,电脑软件系统里根本录入不了,这我有什么办法。还有一次,一个女的,做扶贫的,因为是领导安排让我给她帮忙,于是七项数据我一个人给她做了六项。但恰好那几天停电,于是还差一步总做不完。有一天早上她一来就喋喋不休的在那里问我怎么还没弄完,我当时就火了,看了一眼办公室没有领导在,当场就吵起来了。当时的我还没有被赌伤害到得抑郁症的程度,吵起架来犹如开了机关枪,她能吵得过我?不存在的好不好!

  吵架只能缓解一时的情绪,缓解不了根本的问题。烦躁之下,我又开始了补天,没定什么输赢,结果反而很顺利,200也收,几千也收。结果到了12月的某一天,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当时因为总是连红,就容易被别人借运。之前有一次老家的朋友老A要我给他打几把,我俩微信联系的。他充了两千,被我几口牌打到2万提了,当时还是UED我记得。我自己那个时候因为感觉UED已经不方便了,就在狗G打。但给老A大的时候,还是打的UED,因为他钱已经冲进去了。打习惯了狗G的杀人路,UED里的GD娱乐城里还不是大杀四方。电话过去给老A报喜,老A给了我一千红钱,感觉美滋滋。

  到了那一天,我记得,当时自己动用了差不多5000本金,先输后赢,辛辛苦苦的赢了2000块钱。正好赶上老A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在打牌。老A问账号还有多少钱,我给他拍了个照片,老A让我先别下分,卖给他打。于是在他还没给我转钱的情况下,我打了一口4000,给了。7000加4000,账户里有一万一,微信上老A第一时间知道了,让我别打了。于是在还没提款的情况下,我给他转了4000过去。

  转过去这四千以后,我内心的想法很微妙。因为我动了本金5000,才给自己赢了2000,他那边还没转钱,我就得得给他转4000。这不稳啊,怎么我才赢2000呢?怎么可以比别人赢得少呢?这是对我打牌技术的否定啊!我不愿意。

  于是一万一的余额我没选择提款,给老A用自己银行卡的钱转过去4000以后,自己在那里继续干。过程是灰暗的,当时是中午,下午我请假了没去上班,一直到晚上9点,当我输光了卡里最后一分钱,包括花呗也套出来以后,我算了一下帐,输了整整52000。

  那晚回到宿舍,我整个人睡觉都是懵的,一直在做梦。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天真的觉得昨天应该是一场梦吧。当我把手机银行还有支付宝细细翻了一遍以后,我确定,这是真的。

  虽然我原来也经历过三天输了6万,但那怎么也是以一天两万的速度,可以说是很平稳的输下去了。这次这个52000,是一路下水,半天时间光溜溜。而且可怕的地方在于,我还欠老A的钱,欠了15000。如果说我当时最不喜欢欠谁的钱,那一定是老A的。因为老A这个人有个特点,他很会讲道理,你和他聊着聊着,道理就都跑到他那边了,而我本身,就不是一个会讲道理的人。所以我宁肯欠谁的,都不想欠老A的。至少当时是这样,不像现在,我想让老A撑我10个,随便他讲什么道理,我都听,但他已经不撑我了。

  这52000输完以后,没办法了,只能继续赌下去了。联系了一个战友,那个战友是我在部队时,关系最好的一个,他做连队小值日时,我经常会买一堆零食放在收发室,然后打连部电话,让他来取报纸,顺带吃点东西聊聊偷个懒。

  让这个战友给我转了一万过来,我开始安心补天。那段时间起起伏伏,补了一些回来,最先还得还是老A的,因为老A给我说他在外面参加培训,洗白了很多。然后又碰到一个借了钱的战友要出国劳务,欠他的8000也赶紧还了。一直到元旦过后,回家时,债务基本清完,手里还有一些。

  回到家以后,又是一段惨烈教训的开始。那个时候自己网赌,除了几个赌友以外,别人都是不知道的。我有一个朋友,最喜欢喝酒,此处暂且称呼他为二两吧。二两这个人,我至今都觉得他不实在。因为没输52000之前,有一次他问我怎么套花呗,我就说找小林啊(戒赌吧老人都会心一笑)。他详细问了我点位之后,说不划算,其实我也觉得不划算。然后我问他要套多少,他说2000。2000算钱吗?对于当时补天天天赢得我来说当然不算了,两手牌的事,于是我让他别套了,给他转了2000过去。

  当我输52000那天以后,我联系了他,问他能不能把2000想办法还我,再帮我借点,撑我一下,他答应了。结果我的钱没还我,撑我的更是遥遥无期。这没什么的,最主要的是,一件事的发生,让我心里面很有疙瘩。

  他当时的女朋友,是我朋友的妹妹。有一天,我那个朋友,突然怒气冲冲的跑来问我,问我是不是和二两借钱了。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假话,更讨厌吹牛逼,就说是借了啊,怎么了?

  朋友说,二两和她妹妹说,我把二两的钱都借完了,让他周转不动云云,二两当时的女朋友总之对我那是一头的怒火。

  我没多说,直接把我给二两的转账记录和聊天记录给看了,朋友才明白事情原委。但当时朋友妹妹还是对我一肚子埋怨,觉得我在说假话。

  我也没解释什么,直到后来,他们两个人彻底分开以后,那个女孩子才知道,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

  但当时,我和二两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老家是个小县城,小的不能再小,回到家没什么娱乐活动,对于老家的传统娱乐活动,我已经不太想玩了,因为觉得不稳,于是没事就天天和二两一起喝点革命小酒。

  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喝点小酒,吃吃老家的炸丸子、炖猪腿什么的,简直不要更加美滋滋。

  当时的自己,还是在补天,为了防止那天52000的惨剧再一次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做了很多的预防措施,比如取现金,放在家里。

  大概记得,那是离过年不远的日子,有一天,晚上吃饭时,我和二两一起,一人喝了一瓶劲酒。然后去KTV又喝了不少假啤酒(我感觉我老家KTV的啤酒没有真的),然后烧烤摊又喝了点就回家了。

  回到家已经过了12点,算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一天开始了,那就啥也不说了,直接开始战斗吧。

  喝了酒霉得很,一路直杀,卡里的钱输完以后,我就上头了。也不管是不是半夜了,直接拿出现金,出去存钱。

  第一次出去,我妈问我干啥,我说渴了,出去买饮料喝。

  第二次出去,我妈问我做什么,我说喝了酒心火烧的厉害,嘴巴苦,出去买饮料。

  第三次出去,我妈问我到底做什么,我说外面下雪,我要出去赏雪……

  第三次我存了可能一万二左右吧,随着一手梭哈过后,我彻底洗白了。

  从那以后,我戒酒了。

  洗白是洗白了,日子还得继续。没两天恰巧我原来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要去武汉玩,我立马也买了票,追赶过去,并定了纽宾凯的房间,想着是不是可以发生点什么。

  当时是我洗白后,各方调钱一边补天,一边牙缝里省出的钱第一次定四星的酒店。但还没去武汉,我又洗白了。

  我这人向来很轴,不达目标誓不罢休。口袋里还有几百,就义无反顾的继续出门。途中,接到了好兄弟的电话,问我做什么,我说出去玩。然后扯了一堆闲话,在我的反复洗脑中,好兄弟被我打动,撑了我一万。

  当时那次旅行,回忆是让我很不愉快的,因为什么也没发生。我很不理解一个女孩子跟着一起进了宾馆,还死活不让那啥是几个意思。但也就是这个女孩子,让我丧失了对漂亮女孩追求的感觉,内心从此觉得还是赌博有意思。

  当时人家不让那啥以后,我就没那啥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狗G,美滋滋赢了一万多以后,就睡了。

  2015年的春节,过的很一般。输了52000那一场以后,虽然总是小赢,但一直没有上过大水,反而在补天的进程中,窟窿越扯越大。到了16年春天,我撸出了我人生中第一个贷款,拍拍贷,不多,5000多块而已。

  随着拍拍贷下款以后,我发现了除了花呗以外的第二大陆。每天就泡在我爱卡论坛里,研究怎么撸小贷。虽然我本身是乡政府的正式编制,但我呆的那里,实在太过于偏远。一个县里,仅仅只有三家银行。邮政,农业,和农村信用社,所以很多信用卡我都办不了,只能撸小贷。

  债务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期间也见证了很多人情冷暖,由于我自己的性格向来一是一二是二,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死都不会答应,所以遭遇了一件事,至今还忘不掉。

  我现在还记得当初有个甘肃的战友答应帮我担保贷款50000,等我把所有的手续跑齐了以后,差他签个字再盖个他们单位的财务章的时候,他给我来个避而不见。等气急败坏的我说不贷了算逑,他再来个好。因为这个事,我至今对西北那边的人,都没什么好印象。不答应之前就说清楚,那也什么事都没有,毕竟说开了,没有什么的。像这种没真正办事之前,说的比王八蛋都圆,但却喜欢在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反悔,不是分明调戏人吗?

  不过因为对这个甘肃人的失望,我也断了在工作地撸贷款的信念,也算是间接间救了自己。因为如果尝到了甜头,我估计我会在那里弄出一个非法融资的局面。因为他一个人,让我对一个地方失望透底继而放弃,他也是有功劳的。

  我的债务随着我上班时间的增加,一直在增加,一直到2016年11月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存款,但是却有负债。那个时候我的负债应该是60000左右,因为没有信用卡。

  期间小红过一次,几万出头,那是在培训期间,有次见一只小鸟被东西缠住,救了它并放生,然后红了几万。16年三四月份时,985已经在澳门开始连红,我惊异他朋友圈的潇洒,但不知道他怎么来的钱。

  当时的我问他,他告诉我是和北京的富二代同学做奢侈品生意,并不告诉我是澳门赢得。直到他瘫痪,他才告诉了我实话,钱都是澳门赢得。

  所以赌狗与赌狗之间,共患难的多,一起美滋滋的少。

  到了2016年11月,我来了一波小高朝。当时是去省党校培训,为期两个月,每天没事我都在补天。并趁着闲暇时间,和建设,交通,招商三家银行交了个朋友。

  那个时候万达贷也给了我40000的额度,我的后备子弹很充足。但是再充足的子弹,也顶不住狗游的连杀。有一天,在狗游的索命连杀之下,我洗白了建设两万,招商一万二,交通一万五。

  我有着和大多数赌狗一样的毛病,赢了可能会收,但输了绝对是要追的。当时只有交通卡里不到1700的子弹,我想了良久,套了1600出来,直接冲进了狗游。当时是真没钱了,再等发工资,需要很久,所以我打的小心翼翼。

  清楚的记得当时采取20探路,看好的梭哈本金十分之一的重注,也就是1600本金梭哈160这个样子的投住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打到了快3万。到了3万以后,我直接开始一万起手,中一口杀一口,很难进路,无法,继续苦等。

  狗游的路很奇怪,看小路总是死,只看大路可能还能活。在碰到一条大路看起来又齐又不齐的傻逼路时,我终于打到了我心目中的期望值,提款了57000多。距离我充值时间,历时一个半小时。

  我至今都觉得,大本金赢大本金,不算大红,小本金赢大本金,才算是大红。那次大红以后,小红根本不断。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有次下午去上课。5000梭哈,中,10000梭哈,中。

  当时把手机锁屏,很茫然的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与讲课的老师。想了一会,还了点债务,虽然当时还没有全部还清,但还是给老妈买了部苹果7。

  当培训结束的时候,我上岸了。对,确实是上岸了,虽然有一些小的债务没有清除掉,比如给你花的分期什么的,但手上有钱。在培训快结束的时候,我刷自己的医保卡,买了很多西北的特产,枸杞那些,寄给了曾经撑我的债主,然后回了家。

  回家以后,和二两他们酒局继续,但老哥只喝可乐作陪,喝酒是不可能喝酒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喝酒的。如果喝酒再把我洗白了,不是重吃两遍苦,再遭二岔罪吗?

  在老家时打的很小,因为我很珍惜上岸的感觉。然后快过年时,和小姨她们一起,去了三亚玩了一趟。

  不得不说,三亚的环境,冬天确实舒服。很开心的玩了一圈以后,就回老家了。

  我回家以后,有一次,老A带我去场子里推牌九。我没坐主门上,一直在旁边钓鱼。但钓鱼打的比坐门子的都大,一千不中打两千,两千不中打四千,四千不中打八千还不是美滋滋的包赢技术。但犯贱的是,牌九庄里没那么多钱时,钓鱼的经常要喝纯净水。喝纯净水的意思就是你打一万,可能你赢了,但是赔到你这里的时候,如果庄家都没别人大,钱可能不够赔,你下一万,可能只能赔给你500,这主要要看庄家当时那一靴牌时桌子上的现金量。这也太不稳了,于是我一边钓鱼,一边继续打狗游。

  “喂,你赢了,拿来钱。”有人在叫我。

  “哦。”我没精打采,因为狗游刚收走了我卡里的12万。

  老A猜出怎么回事,牌九也不推了,过来看了一眼投住记录,说你真疯了,输这么多。推牌九那些赌狗问了一下我输了多少,我说12万,他们都震惊了。然后因为我的快速洗白,牌九局散了,因为我要去把两万九的现金存了战狗庄。

  大多数赌徒,都有一个通病,赢了不管多少都不会嫌多,但输了哪怕一百块,都会心痛加上火。我当时已经输了12万,我还不上火,我都想喝狗游的血。

  一个兄弟开车送我去存钱,路上我没怎么说话,他也没说,气氛一度很沉默。

  回到家开干,怒气值的加成作用是很明显的。

  十口牌不到,两万九就被我打到了十八万,我收工了。

  这一次的绝地逢生,让老A对我产生了莫大的信心。

  于是在有一天下午,我还在家里睡觉,老A就打电话叫醒了我,让我去他单位,他当时输了三万五。

  我去了他单位,又飞速给他输了5000。

  我说这样不行,你得冲一万五,不然起注打5000,没有什么机会。

  老A咬着牙冲了15000,他一支烟没抽完,被我打到了6万多。

  递手机给老A的时候,老A震惊了。我问他还打不,他直接退到了主页面选择了提款。

  然后我们美滋滋的去吃手撕鸡,老A还给我发了个999的红包,我们老家去茶餐厅吃饭,一般就点10块一杯的普通绿茶,但那天,老A点的全是毛尖。

  吃完晚饭,去老A的新家坐坐,老A说他还差个沙发,我说一个沙发还不是小事,找狗游报销啊。我俩资金绑一起,一人一万,做个四万的买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结果因为一个沙发引发的事故,大年初七的那天夜晚,我们输了33万,其中我和老A合资一人15万,剩下3万是我一个人不服输硬打的。

  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充了两万,20,20的试试水,看好一口就重注。打了5000上去的时候,二两的电话来了,接了这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后,再看页面,杀了5000。

  这个5000过后,按理说我的心态不至于崩。但那天也是邪了门,怎么打怎么死,两万很快被狗游没收。我和老A都是老赌徒,输了肯定不会认,会一直追,于是各种换地方,拿着手机到处跑,希望找个风水好的地方。但没有用,一泻千里是我们当时最贴切的状态。

  输了15万的时候,我用8000反水,在2月份的瑟瑟寒风中,用10口牌打到10万出头,没提,洗白。

  当时,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冰冷。

  那个时候还没有过夜晚十二点,但我的支付宝微信转账,包括招商银行手机APP里的20万转账额度,已经全部用完。

  我和老A去洗脚,静静等着十二点的到来。

  过了十二点,额度刷新,我冲了三万,几下就打到了接近19万。

  没有选择提款,被我四手牌洗白19万。

  这个脚有毒,洗不下去了。老A打电话,叫来另外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带着三万现金,开车来找我们。

  存了现金以后,车一路向南,因为那个朋友说,北方官大,南方钱多。

  到了一个4G信号不错,风水我们看着也不错的地方,车停了,我们开战了。

  我没心情打了,指挥朋友下注,3万本金最好打到12万还是14万记不清了。当时我是想提款的,那个朋友也想。但老A脸色在车里,伴随着路灯的照射显得很阴沉。我和那个朋友再没说提款的事了,没有提,洗白。

  反水5000,打到快40000,没提,洗白。开车来的那个朋友直叹气,我知道,他在想要是提了,他刚才的三万也就立马可以归还了。

  朋友开车送我们去宾馆,我把反水的700提了给他了,让他加油用,我和老A上去睡觉。

  老A要睡了,我俩商量了一下,算是解除绑定,再输再赢,都是自己的事了。

  当时输了整整300000。

  在老A睡了以后,我撸空了诸如安逸花,拍拍贷,来分期这些小贷,又凑了3万,洗白。

  大年初七那天,输了整整33万。

  大年初七的那场惨败,让我本来的肥年,过的都想去见马克思讨论包赢技术了。

  过了没两天,朋友请客喝酒。

  本来我已经戒酒了,戒酒是为了补天赢钱,钱都没有了,我还戒个蛋的酒啊。

  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天,朋友的妹妹,也在。

  朋友的妹妹属于95后,当时正读大一,身材好的一比,长的也不错。虽然我当时已经洗白了,属于瘫痪老哥。但为了她,我愿意去坐爱情的牢。

  当然,赌狗脑袋都转的快,能尬酒解决的问题,何必非要弄得那么激进呢?

  记不起来喝了多少,也幸亏是KTV里的假啤酒,不然老哥真的醉了。

  喝到最后,我明摆着要办了朋友的妹妹。朋友说这不能啊,这是我姑姑的女儿。

  我回答道,今天别说她是你姑姑的女儿,哪怕她就是你姑姑,我也要办了。

  那一刻,虽然我瘫痪如赌狗,但气势上,我还是赌神。

  那天晚上,虽然喝多了,但感觉很美妙。

  在我的内心定义中,女的是分为小妹妹,小姐姐,小嫂子,老阿姨的。而且我一直对于去桑拿那啥,是很拒绝的。因为我习惯带着感情那啥。当然,像985那种和桑拿里的韩国妞那啥,还非要亲嘴,带着感情那啥的,毕竟是少数。

  和95后的那一夜,让我重新找回了初恋的感觉。

  最为重要的是,她旺我。

  当时和她那啥以后,关系也定了,每天沉迷于恋爱的氛围中不能自拔,牌也很少打,主要是因为瘫痪的太严重。

  过了一段时间,她因为在老家过春节过的差不多了,就走了。

  她在的时候,我没有怎么赌,留得一两千块维持生活。

  她走了以后,我感到很寂寞。

  当你寂寞的时候,你只有赌。

  熟练的打开网页,里面还有一百多块,一份礼金到了。

  第一天,这一百变成了3000多。

  第二天,这3000多变成了两万多。

  第三天,这两万多,变成了十万出头。

  第四天,就和我的一个好兄弟,我俩出现在了武汉华美达的桑拿里。

  去华美达之前,吃了顿饭,抽烟抽的是1916,喝酒喝的是啥忘了。

  那一次桑拿买完单,华美达的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在后来我逾期被轰炸的大堆短信里,还经常出现邀请去品新茶的短信。

  虽然过程是愉快的,但朋友知道我这个钱是赌来的,给我讲了一堆的道理。

  一个不赌的人,给一个赌死了血的人讲道理,哪怕是出于好意,但还是不稳。

  那次桑拿以后,毫无疑问,我又洗白了。

  自此以后,我很讨厌别人给我讲道理,我也不给任何人讲什么道理。

  我有了自己的道理。

  我的道理很简单,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这里额外提一句,我不是很喜欢去桑拿,但因为在这个圈子的原因,也去的不少,所以有点发言权。

  在澳门帝湖桑拿时,我始终觉得越南妹和大洋马服务态度最好。中国次之,尤其是东北车,总给我一种虚头巴脑糊弄了事的感觉。剩下的像棒子车,有的时候会装作听不懂汉语想蒙混老哥过关,不过作为一名真老哥,一旦发现棒子车不敬业,都是要直接掐着她们脖子干的。

  但那次虽然在华美达桑拿以后,我就洗白了,但我还是推荐那里的桑拿。

  那里首先不需要等,就像皇堡那里,去了就是直接挑。小妹质量普遍不错。唯一能和那里想提并论的,是曾经在郑州去过的永利温泉酒店。

  其次小妹服务态度那叫一个专业,还给你跳段艳舞。

  最后当然是整体过程愉悦,既团结紧张,又严肃活泼。

  所以,推荐指数,五颗星。

  作为一名真老哥,一切消费要找狗庄报销,那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

  回家的路上,我忍住了没打。

  到了家吃饭的时候,我还是忍住了没打。

  到了家以后,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然后,洗白了三天疯狂上水的十个。

  我和老A大年初七洗白33个的时候,我并不慌,因为我坚信我可以博回来。

  但当这十个希望的种子被狗游没收以后,我有点慌了,鸡都没了,还有屁的蛋啊。

  没有办法,继续剁马腿(借高利贷)吧,看看谁的马腿比较多,愿意和我交个朋友,那就剁剁他的马腿。

  找了一堆人,借了一圈大风吹来的钱以后,我又开始补天了。

  一千个老哥,可以有一千个补天的理由,但是上岸的,可能一个都没有。由此可见,补天这条路,有多难。

  元宵节过完,我也差不多该收拾东西准备外出上班。当时我的本金,已经基本凉凉,外出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有几千块。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忍了一路。因为16年的这个时候,我在火车上坐了一路,输了一路,当时真的都不想坐火车了,只想去卧轨。

  快到X宁的时候,我忍不住了,充了5000,来回拉锯后,红到了八千出头,学聪明了,收了。

  到了X宁以后,在商场那里,看到了欧米茄的广告,我当时很想买一块海马系列。

  作为一名行动派,当然是干了。

  人的欲望一旦被放大,就很不容易满足。

  一万本金翻了4倍,我才收,感觉还有点不满意。

  第二天,我吃了顿肯德基,想了一下,还是没去买那块欧米茄,因为大年初七输的那33万还没让我缓过劲。

  因为不通火车,只能坐上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大巴车。

  一路无语,我带着耳机睡得昏昏沉沉。

  三月的青海,还是冷的一比,路的两边,还是厚厚的积雪。

  “不要踩刹车!不要踩!”一阵怒吼,把我吵醒。

  我朝声音的来源处一分辨,凉凉,是车主在给换班开车的司机怒吼,加上车子开始摇晃,我知道了,路面结冰,加上新手司机的点刹,车子不受控制了。

  这个时候,全车的人开始惊慌,女孩子都开始狂叫,一股绝望的气息笼罩了所有的人,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子吓得抓紧了老哥的袖子。

  老哥向来坚信:该死脸朝天,不死站过来。

  拉开车窗旁边的窗帘,向外撇了一眼,还好,车还没开到山上,只是在平地上,路的两边还有一人半高的土堆。这种情况,就算车要翻,以现在这种时速,最多只能翻一个滚,不会连续翻滚。

  如果我要挂逼,最大的可能只能是碎玻璃割喉了。

  这么背的运气我都能赶上的话,我还赌个屁啊!我不信,只是抓紧了前面的靠背,固定住自己的身体,同时安慰旁边的女孩子,让她放心,挂了算老哥的。

  败家乐本来就没有路,但老哥打的多了,都有了大路小路珠盘路大眼仔甲仔路。

  也许庄闲我猜的真的不准,但是多年来在不确定因素下进行选择的习惯,让我当时根据一些细节,就推断自己挂逼不了,还不是稳如藏獒。

  大巴终于停下,车屁股撞到土堆了。

  一群人都下车了,帮助司机搬石头垫土等等,还在前后路面全部撒上土,防止后面的过路车打滑再次发生事故。

  三月的西北,寒风凛冽。

  零下十几度的环境下,我突然对这片土地产生了一种厌恶。

  我才26岁,每年要从这条路过几遍,而且基本上都是寒冷结冰时。这样的事故,我可以躲得过一次,躲得过十次吗?

  掏出电话,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道:我想戒赌、回家,以后不想在这里干了(家人一直知道我有赌博的恶习)。

  家里问怎么突然如此,我说因为我刚出车祸了。一番交谈以后,家里还是让我留在西北。

  当时的气温相比心底的温度相比,已经不算冷了。

  把当时车祸的现场,拍了一个小视频发到工作群里。那边那群二杆子,只是问问哪里出的,人没事吧。一个外地人的死活对于他们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大事。

  一个烂了屁股的大巴,在太阳落山以后,顶着漫天的风雪,继续摇摇晃晃的上路了。

  那一夜,我一路没睡,除了到了两点至五点,运管单位装的GPS要求大巴强制休息,车不准开的时候,我才眯了一会。

  从那次以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坐汽车,不管是大巴还是小轿车,只要车还在跑,我都不敢睡觉。

  第二天到了中转的那个地方,我开了一间房,准备休息一夜压压惊再去工作的县城。

  单位管纪检工作的那个大傻子晚上的时候就来了电话,问我怎么还没来,我说我刚出了车祸,明天到。

  他回复,让我快点来,好多活等着的。

  我没说什么挂了电话,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么我走了,要么我死了,不然该是我的活,怎么我都要弄。

  一般人出了车祸死里逃生以后,会感激上天对自己命运的眷顾。而我在家里和单位的双重遭遇让我当时觉得,我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怎么样都是无所谓了。

  不管了,去了以后好好赌,一定要赢够足够脱身的钱。这就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到了单位以后,原来面对那些喜欢在办公室用办公电脑看岛国电影的傻逼,有时我还耐着性子陪他们聊聊。但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我不想再和他们多说一句废话。

  渐渐的,他们发现,曾经那个精干无比、只要他们开口,基本可以搞定99%难题的小伙子不见了,再见到的,只是一个老哥。

  我开始精准的计算着自己和别人的工作量,开始了自己的一套全新的原则:活儿干的不能比别人多,钱不可以领的比别人少。

  当我推掉了无数本不属于我的工作以后,我有了良好的心情和多出来的大部分时间。

  终于可以好好赌了!

  有一个将军曾经说过:任何方面都可以出问题,但是战略层面不可以出问题。战术方面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有办法补救,战略出了问题,没有办法补救。

  所以我给自己设定严格的补天战略。

  上午的时候我不打,因为我本身有点低血糖,每次早上起来,就像回不过来魂一样。而且上午工作比较忙,熙熙攘攘的环境,不适合我补天。

  不用WIFI网打,全程用4G信号。因为我自始至终,都觉得网赌不靠谱,利用4G信号,不知道到底对追杀可以起到反干扰的效果没有,但对我的心理加成,是很明显的。

  其次,要打只打生死口。比如本金3万,第一手最低起打2.5,不过三关,两关足够。

  车祸的死里逃生,让我的心态稳的不行,运气也好到爆棚。

  在每个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我都要开始真正的战斗。

  连续上水了一个星期,我的手里,有了接近40万。

  最稳的一次,上去就被杀了两万本金。我直接没废话,冲了五万,20一口的频率,夹杂了几个和,连输了十四口。

  第十五口时,我看准了一口金刚闲。打了五万,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局的点数。闲八点,庄不是九点,也不是八点。

  美滋滋上水。

  狗庄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才是!

  那是我那个时候的心理状态。

  但花无百样红,在有一波洗白了十个以后,我下载狗游的APP,五万本,打那个限红一百个台子。

  第一口我是旁注的,全部梭哈。给了。

  第二口就是我自己眯牌了,因为我又梭哈了。还是给了。

  第三口我还是全部梭哈,赌性起来了,不梭哈感觉找不到初心。

  和了。

  五万本,余额这个时候已经20万了,我选择打了一口15万上去,继续金刚闲。

  给了,余额35万了。

  我又梭哈了,350000的筹码,在网页上显示的时候摞起来好高好高。

  和。

  我点起了一根烟,抽了几口,打了一口10万。

  继续直赢。

  这个时候,我补天的所有盈利,已经到了70万多点,而且,我不欠任何债务,外面还有别人欠我的。

岔道赌徒记一、初入泥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