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坛]06年,由五个出线权决定

因为04年11月27日的一场在智利游戏上的玷辱性失利,笔者将这样一个中国足球年定义为殇年,记得最初对那样一个名词感冒还要追溯到情窦初开时期的《封神榜》和姜子牙年代。又因为05年不温不火,不尴不尬的某种性别战役的颠覆,似乎大有费翔当年《冬天里的一把火》的干劲和架势,但始终因为被某种诀别羁绊,就像穷奢极侈的人是很难在碰到些许微弱光明的时候就果断抬头的,于是乎,笔者将去年的中国足球定义为是殇年后的苟活,对于苟活,似乎处处洋溢着某种同情和卑怯的怜悯,但它同时孕育着希望,所谓蝼蚁尚且惜命,其实凡此种直埋于人性深处的感性力量往往会波及出令人惊骇的鬼斧神工,想想《无极》中鬼郎的角色走势吧!一切都在揭示真理!

   06年,由南非八国赛起头,似乎是一个凤凰豹子头,但总有一些隔靴搔痒的成分夹杂其中。06年的6月21号,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也是拢聚所有足球人心中梦想的吉日,铭诸肺腑地讲,这绝对是一个审判性质浓烈的日子,甚至会对笔者年终最后的定性起到举足轻重的掂量作用。

   《那一天》里这样唱到:“那一天那一天我丢掉了你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那一天那一天留在我心里已烙上了印永远无法抹去。”为了弥补某种层面的失去和遗憾,我们必须像李鸿章那样赢得另外战场上所有复函计谋的胜利,或者学学曾国藩那样,在逆境下扭转乾坤,成为旷世英雄。历史总会给人基于世间万象论理逻辑下的无穷机会,06年,一直在历史桎梏下套圈兜转的中国足球也拥有五个机会摒除残留在瘼体上的种种浓疮,按照叔本华的说法:现在一切由你而定。

   现实唯一的艰难的就在于:你必须做施瓦辛格那样的终结者,因为你必须不放任任意一个机会的流失,也就是说在所谓的五个战场,你必须彩旗高挂,全线飘红。这样的艰难在现实生活中听来似乎真的有点骇人听闻般的荒诞和无稽,但这是中国足球想要涅磐唯一能走的捷径。

   这样的艰巨性和唯一属性是充分建立在战线所隐含的必然性和所具备的指导性上的。

   朱家军自不言当,亚洲杯预选赛的出线是唯一能直接抚慰球迷伤口上撒下的盐的途径,记住,那也仅仅是望梅止渴般的胜利,也只是戒除某种心灵恐慌的良剂。如果连战火纷呈的伊拉克也不能摆平,那中国足球真的是万神难救了,不过理智地讲,真的还具有一种邪性的不确定性,这支在战火中磨砺起来的球队在雅典,可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亚洲继续香火的唯一寄托啊!

   国青在05年的小鬼当家可是自己为自己烧旺了一把无名火。在中国足球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证明自己的时候,或许小将的引人眼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淬火海南闭门修炼,也在一定程度上撒播着某种决心。另外一个抛头露面的本因就是08奥运的急火攻心,唯成绩论的中国足坛掌门人们可是一个比一个输不起的斗量,不管用六脉神剑还是“七剑”,这是绝对需要攻克的堡垒。这不但关系到中国足球的未来,更牵连到层层深不见底的政治博弈,利欲熏心的背后是复杂的中国足球至尊混合体!贾秀全,真的悠着点!

   把战线从大角度大概念牵引回更能代表一个国家后备机制的基层联赛,这也是中国足球急欲挽回颓势的一个赛场。去年鲁能健力宝瘟疫缠身般的表现使得曾经的“望嘉锡惨案”在刹那间定格为一种黑色幽默似的讽刺。这和逢韩不胜具有相同意义上的诡异性,也就具备了同种概念上的客观复辟性,赢得亚冠冠军是回击揶揄之声最好的武器。还好,倍感欣慰的是,此次出征的是国内俱乐部中经济链最完整的两家国有团队,实德和申花所承担的历史使命其实一点也不比之前所论就的团队要轻薄。

   最后,恰似最淡而无味,形同虚设的一条战线就是铿锵玫瑰的附属子玫瑰U19的亚青征程。现实好像所有的关注焦点都趔趄地有点本末倒置,女足四国赛上的欲火重生和孙大姐的强烈场外逸事都注定了某种局面的颠簸。但04年女足世青赛的亚军招牌以及之于08对于像马晓旭,王坤,张颖此类新兴力量的渴求还是会使最终的视点取向转回这样一份殷切的热盼号召。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环环相扣的连锁反应,都是蕴涵史事般壮丽的最后的战役。这是魔盘,谁都不能臆测其中的玄机。

   《那一天》里还唱到:“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

   最会塑造精神重生的大师陀思妥耶夫斯基耶也在《罪与罚》中用拉丝科尔尼科夫这一人物诠释了彻底拜托梦幻和过去的艰苦卓越,走火入魔或是癫狂躁动都是有可能发生的状况,但你想彻底抛弃枷锁,就必须选择,也必须超越自己的极限……

   06年,我们期待年终有一个理想的定性,同时我们期待一个美好的终转。

   但06年,由5个出现权做主已经成为了一个无法辨证的真理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